億萬富豪與美國直銷公司的三年生死戰

斯凱奇品牌1992年誕生在加州的一個小海濱城市,已從一個風格單一的小公司發展成為全球最受歡迎鞋類產品的品牌之一。斯凱奇公司屢獲殊榮,現在在美國市場是僅次於耐克的第二大鞋類品牌,被《Footwear Plus》雜誌評為“2009鞋類產品年度最佳公司”。斯凱奇新一代產品系列充滿了活力、積極、愉悅和創新的元素。南加州的品牌斯凱奇融合了活力元素,最新休閒鞋款和服飾系列的推出會使大家都舞動起來。

來源:財富中文網 隨著權健事件的爆發,公眾除瞭質疑其誇張的產品宣傳之外,圍繞權健集團的另一大爭議是其營銷模式,“洗腦般”的營銷話術和宣傳方式,讓人不禁質疑這到底是直

來源:財富中文網

隨著權健事件的爆發,公眾除瞭質疑其誇張的產品宣傳之外,圍繞權健集團的另一大爭議是其營銷模式,“洗腦般”的營銷話術和宣傳方式,讓人不禁質疑這到底是直銷還是傳銷?

而事實是,即便是直銷企業,身後往往也都伴隨著傳銷的魅影,對於一些直銷企業涉嫌傳銷的報道與指控長期存在。

今天我們將回顧一篇舊聞,講述億萬富翁、激進投資者比爾·阿克曼(Bill Ackman)為扳倒美國直銷公司康寶萊做出瞭史詩般的努力,以及他遭遇意想不到挫折的故事。

原文2015年9月9日發表於Fortune.com

1990年,《財富》雜志高級撰稿人佈賴恩·伯勒(Bryan Burrough)和約翰·黑利亞爾(John Helyar)出版瞭《門口的野蠻人》(Barbarians at the Gate: The Fall of RJR Nabisco),生動描繪出華爾街資本市場的血雨腥風。時至今日,這樣的紛爭仍然此起彼伏。

本文講述的是,億萬富翁、激進投資者比爾·阿克曼(Bill Ackman)為扳倒康寶萊所做的史詩般的努力。阿克曼之前就曾有過赫赫戰績。自從2002年起,他就開始大規模公開做空AAA級債券保險公司MBIA。當時,華爾街正向世界各國推銷數不清的金融產品,MBIA支撐著這些產品的風險評級。阿克曼大膽預測,MBIA使用杠桿過高,到瞭災難性的地步,註定要破產。此後五年,他執著地堅持這個論調,受盡他人的嘲笑,也忍受著巨大的做空成本,在MBIA的推動下,紐約州的總檢察長甚至調查他是否存在操縱股票的行為,所幸後來他被宣佈無罪。直到2007年,他嘗到瞭預言變成現實的甜頭。金融危機來襲,MBIA破產,阿克曼的基金賺到瞭10億多美元。

阿克曼針對康寶萊的戰役已進行瞭三年之久。這一行動跨越瞭投資戰略,又一次成為一場宏大的、證明自己的傲慢征途。在眼下,人們可能要問:他是在努力將投資者的收益最大化?是在保護擠成一團、渴望自由的大眾?還是想保住面子?

對於這件事情,最為精簡的總結,或許來自於管理著Bronte Capital的對沖基金經理約翰·漢普頓(John Hempton),他的總結實際上是預言:“這將是對沖基金行業的斯大林格勒。有些人會損失巨大。勝利者也會大出血,讓‘勝利’一詞聽起來毫無意義。”

我們相信,這個案例必然會引起學者、政策制定者和監管者的興趣,相關研究和討論將跨越行業、國傢的邊界,成為又一個值得記取的商業經典。(文末配有康寶萊標志性事件時間軸)

“(康寶萊)他們在忽悠窮人把錢投在虛構的商機上。”將近三年來,對沖基金大佬比爾·阿克曼一直在竭力扳倒這傢營業額達到50億美元的營養品巨頭;而康寶萊(Herbalife)首席執行官邁克爾·約翰遜則反駁,“他想徹底毀掉我,毀掉公司。他以為自己是誰?”

關於這場曠日持久的戰爭,一切都要回溯到2012年12月19日星期三的下午。

當天下午兩點左右,CNBC電視臺的主持人凱特·凱利(Kate Kelly)曝出新聞:億萬富翁比爾·阿克曼的對沖基金持有康寶萊公司的大量賣空頭寸。(現在我們知道,其價值大約為10億美元。)凱利又說,阿克曼認為該公司在搞金字塔式騙局,將在第二天公佈詳情。消息一出,康寶萊的股票在6秒之內下跌瞭10%,觸發瞭熔斷機制,交易暫停。

阿克曼現年49歲,是一位聰明、自負、瞭解媒體的激進投資者。他的潘興廣場基金(Pershing Square)自從2004年成立以來,平均凈收益達到瞭21%,目前管理的資產有將近190億美元。

在CNBC報道後的當天,阿克曼展示瞭以前沒有人見過的“公開做空”。公開做空是一種相當罕見的冒險策略,投資者不僅在押寶股票下跌(稱為賣空),而且還要公開宣佈他這麼做,同時說明原因。這一次,阿克曼在位於曼哈頓中城(Midtown Manhattan)的安盛公平中心(AXA Equitable Center)的500人禮堂做瞭一次長達3.5小時的網絡直播演示會,展出瞭342張圖片。他說,這傢公司是“全世界有史以來運作得最好的金字塔式計劃”。他明確表示,希望股票不僅下跌,而且歸零。如果押寶成功,他將把個人利潤捐給慈善活動,因為他認為,從一傢如此邪惡的公司身上賺取的任何收益都是“憮恤金”。

到瞭下周一,也就是聖誕節前夜,康寶萊的股票已經從凱利報道前的41.57美元跌至24.24美元新低,跌幅達42%。公司的市值被砍掉瞭將近20億美元。

康寶萊招致如此的怨恨,也許讓人覺得有些怪異。公司位於洛杉磯,不生產香煙,不賣酒精,不搞賭場,也不排放污染物。它是一傢有35年歷史的營養品公司,擁有8,000名員工,在91個國傢銷售5,300種產品,包括減肥蛋白粉、維生素、運功功能飲料和一種護膚系列產品。

公司取得瞭值得稱道的成功。它的主打產品是一種用分離大豆蛋白制成的代餐奶昔粉,稱為“1號配方”(Formula 1),占到其銷售額的30%。可能很多《財富》雜志的讀者沒有聽說過這種東西,但是它的銷售額比其最大的三傢競爭對手——安素(Ensure)、傢樂氏(Kellogg‘s)和SlimFast—的同類產品的總和還要多。康寶萊生產25種口味的奶昔,在美國用的是椰林飄香朗姆酒,在巴西市場用瞭一種花生糖,在中國則用瞭羅宋湯。公司還營銷低糖、無麩質、非轉基因的奶昔。

但是阿克曼攻擊康寶萊,並非因為它賣奶昔。他的行動源於它是一傢多級營銷公司(MLM)。多級營銷公司通過獨立的承包人銷售其產品。承包人不僅從銷售公司的產品中收益,還可以通過招募其他銷售人員來獲利。如果這些被招募的銷售人員又被說服去招募更多的銷售人員,那麼承包人還能夠繼續從中獲利。以此類推,形成瞭一個金字塔式的結構。

多級營銷的危險在於,這類企業的存在理由可能不再是銷售產品,而是招人。招人可能最終轉化為一場幾乎不加任何掩飾的金錢轉移遊戲,這與20世紀30年代的連鎖信騙局沒有區別,是典型的金字塔式計劃。早期的參與者就像劫匪那樣賺錢,但是按照數學規律,後來者註定要失敗。

有些消費者維權人士強烈地相信,所有的多級營銷(又稱網絡式營銷)都應該是非法行為。但事實並非如此。1979年,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ederal Trade Commission)支持瞭傢用品營銷公司安利(Amway)的商業模式。自那以後,隻要執行瞭用於保證可持續性的某些預防措施,多級營銷就被認為是合法的。目前,在多級營銷公司裡,就有一些人們天天都能夠見到的品牌,比如雅芳(Avon,在本年度的《財富》美國500強排行榜上列第322位)、特百惠(Tupperware)、優莎娜(Usana)、如新(Nu Skin)、Primerica和Pampered Chef。其中,Pampered Chef還是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伯克希爾—哈撒韋(Berkshire Hathaway)的一傢子公司。

按照市值計算,康寶萊是最大的多級營銷公司,按照營業收入計,則排在第二位,僅次於雅芳。公司在去年實現瞭50億美元的營業收入,離進入今年的《財富》美國500強排行榜並不遠。若不是因為它的成立地點是在開曼群島(Cayman Islands)而沒有資格參評,它可以在美國公司中排到第522位。

不過,盡管康寶萊很大,但是位於紐約的那位激進投資者的來頭更大。這使他有底氣發動一場爭取盈利的新聖戰。如果成功,他將屠殺他眼中的這條惡龍,同時為他的投資人賺取超過10億美元的收益。

倚仗著無窮的資源和無邊的自信,阿克曼發誓要摧毀這傢公司。在他於安盛公平中心做演示會之後的近三年裡,他一直在用政府部門都未曾用過的詞匯痛斥康寶萊。在一次公開的演示會中,他說“康寶萊是有史以來最大的騙局之一”;他對福克斯電視臺(Fox)說,康寶萊的首席執行官邁克爾·約翰遜(Michael Johnson)“正在管理一傢犯罪的企業”;他對CNBC說,康寶萊的高管“有可能進監獄”。

阿克曼雇傭遊說人員,提醒社區組織所謂的康寶萊的危險性,還向這些社區組織提供資金,尋找受害人,讓他們與管理部門取得聯系。他的馬仔開設網站,散發廣告,張貼通知,設立熱線電話。他們探訪康寶萊的前員工和銷售人員,尋找揭發者。他們遊說非盈利機構、憂國憂民的公民和政客,其中包括三位國會議員和一位參議員,給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和至少七位州總檢察長寫信。有時候,寫信人甚至不知道,這些活動是一位對沖基金經理在幕後精心操縱的。

阿克曼敦促普華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不要在康寶萊的財務報告上簽字。他還給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加拿大競爭主管當局以及美國聯邦檢察官做過演示會。

事實上,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和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已經啟動瞭對於康寶萊的調查。康寶萊公司承認,曼哈頓的聯邦檢察官也質詢過公司或其營銷人員。但是據《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透露,聯邦檢察官也審查過阿克曼的一些業務承包者,瞭解是否存在操縱市場的行為。

對於美國社會來說,阿克曼的進攻提出瞭兩個重要問題。一個問題是:他的康寶萊是金字塔式騙局的說法是否正確?這個問題很重要,如果他說的是對的,那麼在這個目前營業收入達345億美元、擁有1,800萬營銷人員的多級營銷行業裡,就沒有幾傢公司不是金字塔式騙局。就目前情況來看,我們過不瞭多久就會得到這第一個問題的答案,因為在阿克曼的施壓下,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於2014年3月就這個問題開展瞭正式調查。現在已經過瞭20多個月瞭。

第二個問題可能更為重大:要是阿克曼錯瞭會怎麼樣?某人的屠龍刀成瞭他人的保安。據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文件,到目前為止,對瞭應對阿克曼的攻擊,康寶萊已經不得不花掉瞭將近9,000萬美元,它的高管、員工和銷售人員一直飽受污名化,甚至已經名譽掃地。激進投資者的投資已經飽受爭議,但是阿克曼把它帶入瞭一個新領域。不管出於什麼樣的好意,讓一位以謀利為目的億萬富翁兼職當監管人員,到處發威,能是一項健康的公共政策嗎?

一位對沖基金投資人說,像卡爾·伊坎(Carl Icahn)、納爾遜·佩爾茨(Nelson Peltz)等傳統的激進投資者買下公司的股份,然後“致力於解決公司的問題”。相比之下,阿克曼試圖消滅一傢公司。這位投資者說:“我這輩子從未聽說過做空的激進行為。對於一位叫比爾·阿克曼的人可能要讓某些公司破產,我們可以忍受嗎?”

阿克曼拒絕接受這類批評。他說:“通過曝光康寶萊的詐騙行徑和胡作非為,我們將使消費者、未來的銷售人員以及虧掉辛苦賺來的錢的投資者得到更好的保護。我們對於我們在康寶萊公司身上所做的事情感到極其驕傲。”

“他以為自己是誰?”

如果說阿克曼是不可抗拒的力量,康寶萊的首席執行官邁克爾·約翰遜則是不可移動的目標。他曾經擔任過華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Co.)國際部門的主管,2003年起掌管康寶萊。他形容自己是一臺“柴油機”,一位狂熱的營養品愛好者和耐力運動員,經常騎車30英裡(約48.28千米)去上班。今年7月,現年61歲的約翰遜第三次完成瞭跨阿爾卑斯山巡回賽(Tour TransAlp)。這是一項極其著名和激烈的、為期七天、全程550英裡(約885.14千米)的分階段自行車賽事,穿越阿爾卑斯山(the Alps),十分考驗體力。運動員在行進中上升的總高度超過瞭60,000英尺(約18,288米)。他絕不是一位半途而廢的人。

61 歲的約翰會在馬裡佈的傢附近訓練,不久前他完成瞭第三次跨阿爾卑斯山巡回賽。這是一項為期七天、全程550 英裡、橫跨阿爾卑斯山的賽事。

約翰遜留著一頭黑色短發,長著一雙尖耳朵。由於酷愛滑雪,他上瞭位於甘尼森(Gunnison)的科羅拉多西部州立大學(Western State Colorado University),在克雷斯特佈特(Crested Butte,滑雪勝地——譯註)附近。後來,他在一連串的風險企業裡工作。這些企業有的是向滑雪者推銷磁帶播放器,有的從事飛行的沖洗和拖運,有的做激光表演。1986年,他被招來管理迪士尼公司傢庭錄影帶部門的海外業務。業務發展迅速,他一路高升,成為瞭整個公司的國際業務部門的主管。

在2003年,他從這個職位上跳槽,成為康寶萊公司的首席執行官。他承認,這個舉動讓很多人摸不著頭腦。

他說,他對阿克曼的行動感到憤慨。我采訪瞭約翰遜四次,他在其中一次問我:“你會怎麼樣?如果你辛辛苦苦,年復一年,打造讓你擁有堅定信念的事業,這時候來瞭一個人,帶著虛實參半的信息和讓人討厭的看法,不僅做空你的股票,還想徹底毀掉我,毀掉公司。這給我的感覺就像是:真的?他以為自己是誰?”

阿克曼當然認為,他是一位好心人,正在保護受到邁克爾·約翰遜之流壓榨的人。他告訴我:“對我們來說,這傢公司正在搞欺詐,明確無疑。他們在忽悠窮人把錢投在虛構的商機上。這是非法的。”

阿克曼的形象令人生畏,他身高6英尺3英寸(約1.905米),身材精瘦健康,長著一頭大麻色的頭發。在哈佛學院(Harvard College)和哈佛商學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他都是劃艇隊的成員,而且他的網球也打得極好。他說話很快,就像打機關槍的速度,還經常帶著撕心裂肺的犀利感。

我們在他位於曼哈頓中城一座大樓42層的辦公室裡交談。從這裡,可以看到紐約中央公園(Central Park)的全景。東邊有一座居民樓,他不久前花瞭9,250萬美元,買下瞭該樓的頂層復式公寓。他曾經說過,這隻是他的一項投資,因為他認為這套房子的價值被低估瞭。在會議室的一角,擺放著一件令人印象深刻的紀念品:一個火箭動力的彈射座椅,曾經在20世紀50年代陪伴過一架堪培拉(Canberra)核打擊轟炸機的飛行員。它令人想起瞭對沖基金經理的一項關鍵技能:知道何時退出。

從阿克曼位於曼哈頓中城辦公室裡,可以看到紐約中央公園的全景。東邊有一座居民樓,他不久前花瞭9,250萬美元,買下瞭該樓的頂層復式公寓。

阿克曼引人註目的成功證明瞭他自己。但是他也有可能失敗。他的第一傢基金Gotham Partners在2002年下半年被迫突然倒閉,原因是幾筆投資的流動性不足,在遭遇瞭數次贖回之後,他再也緩不過勁來瞭。他對Borders、彭尼(J.C. Penney)和塔吉特(Target)的投資都蒙受瞭巨大虧損。專門用於投資塔吉特的一隻基金一度損失瞭90%的價值。風險管理並不是他的強項。

阿克曼驚人地好鬥。在高中時,他曾經跟父親打賭2,000美元,他能在SAT口語考試中拿到800分。他的父親明智地在考試之前不再約束他,結果他拿到瞭780分。還有在2012年舉行的漢普頓(Hampton)自行車賽事。據威廉·科漢(William Cohan)在《名利場》雜志(Vanity Fair)上的講述,阿克曼和幾位對沖基金經理與真正的自行車運動員一起,做瞭一次長達26英裡(約41.84千米)的娛樂之旅。盡管缺乏訓練,阿克曼卻以不可持續的速度一馬當先,結果導致脫水。劇烈的抽筋讓他幾乎無法蹬車,被人扶著回來。一位騎行者對科漢說:“他的精神開出瞭一張他的身體無法兌現的支票。”

在進攻康寶萊的過程當中,阿克曼顯然沒有預料到該公司的持久力,也沒有預料到一批對沖基金站在瞭他的賭註的反面。這場戰鬥已經造成瞭損失。

他承認:“如果我評估在投資的這段時間裡的收益,我會說,收益相當低。假如我們預先知道會是這樣,也許我們不會這樣投資。”

但他表示,並不後悔。“我公開說過,如果我們成功地讓這傢公司關門,那將是我們做過的最大的慈善事業之一。我會對你說,這是我參與過的最重要的事情。明白嗎?就是這樣。”

分銷渠道……還是騙局?

盡管個性有助於解釋阿克曼發動針對康寶萊行動的緣起,但誰是贏傢,還要由法律說瞭算。眼下的形勢,用一句話來說,就是仍不明朗。

對於“金字塔式計劃”,沒有聯邦法規加以定義。多年來,多級營銷的批評者懇請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制定明確的規則,但是徒勞無功。這類計劃通常被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以“不公平或欺騙性的行為或實踐”的罪名起訴。如果一傢多級營銷公司或其銷售人員隻是做瞭一些誤導性的聲明,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可能隻是對其進行罰款,公司仍然能夠繼續存活。但是,如果委員會發現,某傢多級營銷公司屬於金字塔式計劃(在本質上被認為是欺詐行為),它就必須關門。

金字塔式計劃的最佳定義出現在1975年的一個案例當中。當時,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叫停瞭一傢名叫“Koscot Interplanetary”的化妝品營銷公司。金字塔式計劃的關鍵特征是:向銷售人員提供獎勵。“通過招募其他人參與銷售計劃……招募行為與向終端用戶銷售產品沒有關系”。

金字塔式計劃的關鍵特征是:向銷售人員提供獎勵。

假如銷售人員每招募一名新人簽約,多級營銷公司便向其支付150美元,那麼該公司就很有可能在搞金字塔式計劃。很少有多級營銷公司會傻到這麼做。相反,它們獎勵銷售人員,通常根據他訂購的產品和他招募的頭三級銷售人員(即他招的人,他招的人所招的下一級人員,以及下一級人員繼續招的人)訂購的產品。康寶萊就是這麼做的。(銷售人員招的人以及下面級別招的所有人統稱為下線。)

確實沒有人因為這樣的招募而拿到錢。不過,如果沒有這樣的招募,也確實不會有銷售人員能夠拿到多級營銷公司的高級別的薪酬。在康寶萊也是如此。

讓分析更加復雜的是包括康寶萊在內的幾乎所有多級營銷公司的另外一個驚人特點:傳統企業根據銷售額來支付銷售人員的報酬,可多級營銷公司卻是根據銷售人員的購買額(和他們的下線的購買額)來給他們錢的。雖然說銷售人員購買的產品有希望最終賣到消費者的手裡或者是被銷售人員自己使用,但是你很難確定它們會被消費。

假如產品沒有被消費,而是堆在瞭銷售人員的車庫裡,那就意味著這些產品沒有真實需求。銷售人員購買它們,隻是為瞭從薪酬計劃當中獲益。這傢公司就是搞金字塔式計劃。金字塔式計劃的共同特征是“庫存堆積”。新的銷售人員被迫購買的產品數量超過瞭他們轉售和消費的能力。

盡管法官和經濟學傢提出瞭其他的定義,但是大多數人隻歸結到一點:公司的產品越名副其實,消費者對它的需求也就越名副其實,公司在搞金字塔式計劃的可能性也就越低。如果存在金字塔式計劃,產品就和拙劣的偽裝相差無幾,其本質就是精心制作的連鎖信。

當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在1979年裁定安利公司合法時,其他的多級營銷公司都采取措施,讓它們看起來像安利,至少在表面上像。一個行業從此蓬勃發展起來。

然而,近些年來,隨著消費者維權人士抗議這一行業充斥著金字塔式計劃,好幾傢市場領先者努力與本行業撇清關系。特百惠於2006年退出瞭直銷者協會(Direct Sellers Association)。雅芳於2014年退出。(兩傢公司均拒絕為本文接受采訪。)

在我與康寶萊的首席執行官約翰遜交談時,他反復跟我換著說法講下面這個句子:“我在2003年上任時,康寶萊是一傢賣營養品的多級營銷公司。現在,它是一傢用多級營銷作為銷售渠道的營養品公司。”

阿克曼打擊康寶萊的成敗可能取決於約翰遜如何讓人信服地做出瞭這一轉變。公司面臨的困難是:阿克曼對約翰遜的指控在以前可能成立。不過,約翰遜在上任後的12年裡,也對康寶萊做瞭重要改變。所以,問題在於,阿克曼如此執著地追擊的那個獵物是否依然存在。

康寶萊營養俱樂部的所有人埃德加·蒙塔爾班(Edgar Montalban)在紐約的皇後區準備代餐奶昔,攝於2013年6月。

“法拉利、賓利之類的車”

阿克曼在2012年12月20日的演示會引發瞭極大的擾動。有關康寶萊的很多事情都值得懷疑。盡管阿克曼的聽眾基本沒有聽說過康寶萊的主打產品1號配方,可是,該產品卻在上一年創下瞭18億美元的銷售紀錄,超過瞭棕欖(Palmolive)和高樂氏(Clorox)兩個品牌的銷售額總和,僅僅落後於嘉寶(Gerber)。

阿克曼尖刻地評論說:“這是一個誰都沒有聽過說的、價值20億美元的品牌。”

怎麼會這樣?他的答案當然是,康寶萊的產品銷售隻是公司的薪酬計劃玩的一種把戲,都是圍繞著招人進行的。一次,時任阿克曼的首席分析師的沙恩·丁南(Shane Dinneen)問道:“我們能夠確定存在任何零售客戶嗎?”

他認為,康寶萊公司在海外的增長—當時已經進入瞭88個國傢—也進一步表明,這個金字塔式計劃在瘋狂地、呈指數形式擴張,正在走向崩潰。阿克曼解釋說,公司在這些國傢真正推銷的,不是1號配方,而是一種虛構的商機。

然後,他放瞭一段正規制作的關於康寶萊的嚇人錄像。一位名叫多蘭·安德裡(Doran Andry)的“董事長俱樂部”級別的康寶萊銷售人員正在展示他在貝弗利山的豪宅。安德裡在錄像裡說,當他開始加入康寶萊時,他“每周隻工作兩到三個小時”,可是在經過“第一個日歷年”之後,他的“收入達到瞭35萬美元。在我的第二年,我年屆30……收入達到瞭110萬美元”。

“你看,這實在太神瞭。”安德裡接著說。“當我走下法拉利(Ferrari)、賓利(Bentley)之類的車,人們說:‘這傢夥靠什麼為生?’我說:‘我是康寶萊的獨立銷售員。’人們完全驚呆瞭。”

按照阿克曼的計算,達到“總裁團隊”一級的機率低於0.04%,即便達到這一級別,每年的中位總收入也僅有33.7萬美元,根本不可能支持多蘭·安德裡的生活方式。

阿克曼指出,康寶萊公司自己披露的數字顯示,事實上,88%的銷售人員在2011年沒有從公司那裡拿到一分錢。

盡管阿克曼的演示會頗費心機,但是仍然有一些華爾街的觀察傢表示懷疑。

多蘭·安德裡的錄像是在2003年制作的,比阿克曼的演示會早9年。但是後來,首席執行官約翰遜開始弱化這些宣傳,自願披露公司支付給銷售人員的平均總薪酬,並且要求在收入宣傳當中加入公司的免責聲明(至少在美國這麼做瞭)。(阿克曼稱,公司的平均總收入存在誤導性。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並不強制這類披露,也不要求這類數據的全面性。強制多級營銷公司標準化披露的規定曾經在2006年提出來過,但是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在多級營銷行業的反對面前打消瞭這個想法。)

在阿克曼做演示會之時,康寶萊已經是華爾街眼中的知名企業。公司連續12個季度創下瞭業績紀錄,股價在過去兩年翻瞭兩番。很多投資者在它的身上做瞭大量的功課,也就是“審慎調查”,得出瞭與阿克曼明顯不同的結論。一位長期的大股東說:“它是真實的產品,幫助抗擊真實世界的難題——也就是全球性的肥胖。”這位股東還透露,他至少和150位熟悉康寶萊的人交談過。

此外,阿克曼的表演甚至讓他的一些對手反感。他的誇張和做作程度讓一些人覺得,他是“妒忌艾因霍恩”,想超越這位大師。

還有時機的問題。阿克曼在當年結束之前的11天做瞭演示會。當時對沖基金當年的頭寸根據市價計值。他的經理的費用將依據這些數字來計算,因此,他從大量康寶萊頭寸當中賺到的臨時紙面利潤將掩蓋他在2012年乏善可陳的業績。由於此後為長假,康寶萊已經不可能在那一年做出回應。在這種情況之下,阿克曼的“不計個人利潤”的說法讓一些人覺得他並不真誠。

還有一些交易人員認為,做空任何多級營銷公司都是傻事,因為它們擁有高額現金流,而且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長期以來也容忍瞭它們。在聖誕節前夜,即在阿克曼的演示會過瞭四天之後,Bronte Capital的漢普頓買下瞭康寶萊的看多頭寸。他在博客上解釋說:“對於在比爾·阿克曼的演示會上提到的所有事情,我都確信無疑,除瞭結論。”(在一次采訪當中,漢普頓說,他現在不同意阿克曼的演示會,認為康寶萊的高管“十分道德”。)

康寶萊的首席執行官邁克爾·約翰遜,今年8月攝於康寶萊的洛杉磯總部。2003年,他從迪士尼加盟到公司。他在迪士尼主管國際業務。

受害者在哪裡?

到瞭2013年1月,康寶萊的高管們來到位於紐約的四季酒店(Four Seasons Hotel),做瞭兩個半小時的反駁演示會。

對於有些人認為,康寶萊是由於國內市場飽和才拼命向海外擴張,公司的回答很簡單:並非如此。

“事實上,我們的增長有92%來自於成熟市場。”德斯·沃爾什說。他拿出瞭統計數據:來自於新市場的增長不到4%,與潘興廣場公司描述的情況正好相反。

沃爾什隨後還提供瞭消費者需求的證據,並且斷定商機確實存在。

在艾因霍恩於上一年5月提出問題之後,公司讓一傢知名的公司調查機構Lieberman Research Worldwide執行瞭兩項面向2,000人的調查。兩項調查得出瞭幾乎一樣的結果,在前三個月裡,有將近600萬的美國傢庭使用瞭康寶萊的產品,其中90%的傢庭“在營銷網絡之外”,也就是說,這些傢庭裡沒有公司的銷售人員。(網絡外消費者的采購是消費者需求的最佳證據,因為他們沒有通過購買改變薪酬計劃的意願。)

沃爾什承認,阿克曼所說的在2001年有88%的康寶萊的銷售人員沒有從公司那裡拿到一分錢傭金是對的。原因正如公司一直說的,大部分的銷售人員—即從1級到4級—加盟網絡主要是為瞭以折扣價格購買產品,他們並不指望賺錢。盡管有些人確實從零售當中賺到瞭錢,但是這些收入並未包含在康寶萊披露的總平均薪酬數字當中,因為這些錢不是由康寶萊支付的。

他說,他的觀點仍然得到瞭另外一項調查的支持。該調查的結論是,73%的銷售人員加盟康寶萊的“主要”目的是為瞭購買打折的產品,其中有44%的人說,他們加入“僅僅”是為瞭這個目的。

沃爾什堅稱,追求商機的人可以實實在在地賺到錢,盡管這需要非常辛苦的努力。他說,在金字塔式計劃當中,隻有早期加入的人才可能發財,康寶萊與之不同,當時它已經存在瞭33年,每年都在制造出新的“總裁團隊”,人數也呈不斷上升的趨勢。根據他提供的數字,2102年,在美國的“總裁團隊”已經有46人,而在2005年,隻有18人。

沃爾什還指出瞭康寶萊存在真實顧客的最後一個事實:應招人員啟用公司回購政策的比率很低。一直以來,康寶萊會回購90%的一年未開封的產品。這一比例是行業標準。2012年5月,在阿克曼發起進攻的7個月之前,它將回購率提升到瞭100%。(2013年,公司還要開始返還貨運成本。康寶萊的回購政策目前在多級營銷行業裡可能是最慷慨的。)

如果價值數以千美元計的產品堆積在銷售人員的車庫裡,他們可能心灰意冷,利用公司的回購政策。但是,產品的回購率很低,在邁克爾·約翰遜任職期間還一直在下降。在約翰遜來到公司之前的2002年,回購率為2.4%,到2012年阿克曼發起行動時已經降到瞭0.35%,2014年為0.04%。

受害者在哪裡?那也是消費者保護機構問阿克曼的問題。

阿克曼對我說:“監管機構指出,他們重點查辦的是存在受害者的案件。我們想跟受害者交談。”

阿克曼相信,沒有受害者提起訴訟,是因為他們感到難堪,有負罪感。(因為把其他人招進瞭這個騙局。)如果他們是沒有登記過的移民,他們會害怕前往有關部門,不管是出於什麼目的。

因此,他開始尋找受害者。他接著說:“問題在於,拉美裔社區對和一位對沖基金經理交談不感興趣。”所以,他雇用瞭有政治關系的顧問,讓他們接近社區組織,比如紐約的西班牙裔學會(Hispanic Federation)。

阿克曼接著說:“西班牙裔學會說:‘好,我們能夠通過分會來幫你尋找受害者。’我們給瞭他們一筆錢,專門用於配備必要的人員,幫助召集受害者。”他估計,這筆錢應該是13萬美元。後來,出於同樣的目的,他又拿出瞭一些錢,直接給瞭本地的組織。他拒絕估計出錢總額。與此同時,他還聘用瞭一批政治顧問,在加利福尼亞州、康涅狄格州、伊利諾伊州、馬薩諸塞州、內華達州、新墨西哥州和紐約州尋找受害者,並聯系各州的總檢察長和其他官員。

“他想把這件事情搞成一場聖戰”

“我對阿克曼這傢夥有點瞭解。”卡爾·伊坎對CNBC的主持人斯科特·瓦普內爾(Scott Wapner)說。當時是在2013年1月末,這位著名的激進投資人在CNBC的《快錢半小時報道》(Fast Money Halftime Report)上做電話采訪時說的。據報道,他買進瞭少量的康寶萊股權。他說話時,阿克曼也在線上。

伊坎接著說:“我上過位於皇後區(Queens)的一所很嚴格的學校。有些猶太小男孩在那裡經常挨打。他就像是這些猶太小男孩裡的一員,哭喊著整個世界都在欺負他。”伊坎繼續說,他曾經和阿克曼吃過一次飯。飯後,他說:“我不能確定,他是我這輩子裡遇到過的最虛偽的人還是最傲慢的人。”

伊坎還爆料說,他自己因為一段長達10年的爭端,與阿克曼打瞭9年的官司。阿克曼最後占瞭上風,贏瞭900萬美元。

阿克曼反唇相譏,宣稱伊坎“是一個不老實的傢夥,沒有誠信,愛欺負小民”。

這兩位大佬的鬥嘴顯然讓交易員們看呆瞭。CNBC根據湯森路透(Thomson Reuters)的數據分析發現,當時三大交易所的交易量下降瞭將近23%。

我們現在知道,就在阿克曼於2012年做演示會的當天,伊坎便開始配置瞭少量的康寶萊做多頭寸。兩人吵架之後三天,伊坎又買入瞭。買入量大瞭很多。在2月中旬,他宣佈已經持有公司將近13%的股票。

對於康寶萊來說,伊坎與他的370億美元的做多渠道伊坎企業公司(Icahn Enterprises)的支持,是逆轉性的變化。與此同時,阿克曼藐視伊坎的介入,說這是出於私人恩怨,是一時的沖動,稱伊坎是一位“簡單粗糙”的投資者。

在接受《財富》雜志的采訪時,伊坎說:“那是一派胡言。我認為這隻股票非常低估。我現在仍然這麼認為。所有的其他說法都是毫無根據和荒唐可笑的。”

說到現在與阿克曼的關系,伊坎強調說:“我跟他已經和好瞭。我們現在很友好。但他陷在這件事情上瞭,他想把這件事情搞成一場聖戰。”

除瞭美國最精明的一位投資者對康寶萊表現出瞭信心,伊坎的介入還對阿克曼構成瞭技術性的危險:軋空。

軋空是一種反饋循環現象。當對股票的需求過多,股價被抬高,迫使做空者回補頭寸,買入股票,反過來進一步推動股票上漲。這就叫軋空。

由於伊坎持續買進,軋空的風險變得越來越急迫。如今,他持有公司18.4%的股票,還最終談下瞭對公司13個董事席位當中的5個的控制權。

與此同時,康寶萊的另外一個大買傢就是它自己。公司一直在回購股票,這是它的政策。在2013年1月和2月,它回購瞭價值1.6億美元的股票,並且開始融資,再購買超過10億美元的股票。

隨後,命運給瞭阿克曼一個奇特的喘息機會。2013年4月,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拍下瞭畢馬威(KPMG)的合夥人斯科特·倫敦(Scott London)在聖費爾南多山谷(San Fernando Valley)的一傢星巴克(Starbucks)咖啡店裡從一位高爾夫球童的手中收受滿滿一信封的現金的照片。倫敦很快因為內幕交易被捕:多年來,他一直在向朋友透露客戶即將發佈的年報數據。(倫敦認罪,於2014年4月被判刑14個月。)

倫敦碰巧是兩傢公司審計工作的簽約合夥人:一傢是Skechers d’lites 代購及Skechers(Skechers),另外一傢正是康寶萊。據說,雖然畢馬威沒有理由相信公司的報表有任何差錯,但是倫敦的行為意味著,它必須撤銷對兩傢公司數年的財務數據的批準。

沒有經過審計的數據,康寶萊就無法借入資金,進一步回購的計劃也不得不束之高閣。

康寶萊聘請瞭普華永道,並且宣稱準備到年底,重新讓財務報表獲得批準。

阿克曼從一開始就加以阻撓。2013年8月底,他給這傢會計師事務所寫瞭一封52頁的信件,提出康寶萊在會計方面的10類可以稱為錯誤的做法,以及數個潛在的與普華永道的沖突。在後續的與會計師的9次溝通當中的一次,阿克曼指出:“讓我們不要忘瞭,安達信(Arthur Anderson)因為自以為含蓄地批準瞭安然公司(Enron)的業績,就被毀掉瞭,不管冤還是不冤。同樣,我認為,歷史將會對普華永道在這一重要事務上的態度做出判決。”

但不管怎麼說,普華永道還是在12月再次批準瞭康寶萊公司的財務數據。

阿克曼說:“我感到驚訝。普華永道讓自己處於這樣的境地:一旦出事,他們會大出血的。”

同時,阿克曼還在努力抵消康寶萊在2013年1月所做的反駁的影響。他認為,康寶萊意圖證明消費者需求的調查規模太小,不夠權威。既然康寶萊的規則規定,銷售人員必須保留零售的紙質紀錄單據用於審計,阿克曼要求公司把55萬名銷售人員的紀錄單據收上來,並且公之於眾。他甚至提出由潘興廣場支付費用。

康寶萊拒絕瞭這項請求(德斯·沃爾什對我說:“這不現實,不實用,也說明不瞭問題。”),但是再一次進行瞭更為廣泛的調查和分析。2013年5月,尼爾森公司(Nielsen)做瞭一次有10,525人參加的無偏見秘密調查。結果是在過去三個月,將近800萬名消費者購買瞭康寶萊的產品,其中87%是在營銷網絡之外。6月,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的前經濟學傢沃爾特·范代爾(Walter Vandaele)對1,349位銷售人員進行瞭調查,結論是“在銷售人員購買的產品當中,估計有97%屬於面向終端消費的零售行為。”

後來,公司還雇用瞭在阿克曼發動攻擊之前的7個月時,還在擔任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經濟學部主管的約瑟夫·法雷爾(Joseph Farrell)分析銷售人員的采購規律。在一份67頁的報告當中(這份報告之前從未被報道過),他發現公司存在“真正的消費者需求”,並且“沒有明顯依賴於不可持續的增長方式”。整體上看,采購規律支持銷售人員在面向消費者銷售,而不是為瞭實現升級的目的。

投資者自然會懷疑公司委托的任何調查。一位長期的大投資者告訴我,他做過一次高數據點的隨機化全盲調查,提瞭各種各樣的問題。他說,結果與康寶萊所說的基本相符。他評論道:“你說什麼都行。你可以認為股價過高,也可以說它不是一個好的商機。但要說它沒有產品,那是不可能的。”

這位投資者還說,他不知道已經為行動花費瞭5,000萬美元的阿克曼為什麼不自己做一項調查。

我向阿克曼問及此事,他回答說:“調查是出瞭名地不可靠。”他依然堅持,除非看到銷售人員的真實銷售紀錄,否則沒有其他可以替代的方法。

四個 “超大規模” 的看空期權

2013年屬於康寶萊。當年7月,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的基金公佈其持有大量的康寶萊的股份,是三隻持倉量最大的基金之一。盡管阿克曼可以將伊坎的介入貶為私人恩怨,可是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Soros Fund Management)卻以嚴謹的研究而著稱,它觀察瞭數個月之後才出手。

阿克曼發起瞭猛烈反擊,對《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的記者米歇爾·塞拉裡耶(Michelle Celarier)說,他感到“非常失望”,索羅斯在“從低收入的拉丁裔美國人身上撈錢”,他已經寫信給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指控索羅斯的基金經理在一次推介會上與其他人串通搞陰謀的不當行徑。不過,他的指控看來沒有下文。

不管怎樣,人們很快就明顯地看到,其他精明的投資人要麼大量買進康寶萊的股票,要麼繼續持有他們在阿克曼發動進攻時所買進的股票。9月,羅森—普瑞納公司(Ralston Purina)的前首席執行官比爾·斯蒂裡茨(Bill Stiritz)大量買進康寶萊(他至今仍然有7%的公司股票)。富達(Fidelity)和先鋒(Vanguard)繼續持有手中的巨額股份(目前分別為13.8%和4.6%)。Capital Research大幅提升瞭已有的倉位(占比接近17%)。

2013年9月,康寶萊的股票漲到瞭70美元區間。為瞭限制自己基金的敞口,阿克曼開始重新配置頭寸,將40%由賣空股票轉為買入看跌期權。這讓他得以保持做空的態勢,但是降低基金在股票持續上漲時面臨的風險。

2014年年初,爭鬥的天平開始向阿克曼這邊傾斜。首先,在1月23日,消費者的長期維權人士、參議員愛德華·馬基(Edward Markey)給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和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寫去一封長信,敦促它們調查康寶萊。公司的股票遭受重挫,下跌至66美元左右,跌幅達10%。阿克曼曾經在前一年的10月會見過馬基的下屬。馬基也是他和手下與之交談過的15位國會議員之一。

康寶萊再次被懷疑存在市場操縱行為。公司的顧問稱,在馬基發佈公告之前的7個交易日,出現瞭四個“超大規模”的看空期權交易。這些交易涉及650萬股票,買方花費瞭6,300萬美元,至1月24日股市收盤時,增加的價值達到瞭2,200美元。

馬基的手下是否提示過阿克曼,他即將寫信?對此,這位參議員的新聞秘書拒絕發表評論。值得註意的是,在這封信傳出來之後,馬基對《波士頓環球報》(Boston Globe)說,他在簽發這封信件時,甚至不知道阿克曼正在做空康寶萊。

阿克曼說:“市場操縱的說法完全是荒謬的。”他滔滔不絕地倒出瞭一連串的理由:他根本不知道,這封信件會什麼時候傳出去或者是否被公佈;他隻是買瞭一個看跌交易,那是因為他正在從賣空股票轉變為買入看跌期權;如果他不這麼轉變,他在紙面上賺的錢會更多;看空期權是長期的,所以買下這類合約並不能夠讓你在一次事件當中獲利;最後,他從未執行過任何股權,讓賺的錢落袋為安。(2014年3月,康寶萊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投訴這些看空期權交易,但是未能產生影響。)

對於康寶萊來說,2014年最好的消息是《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在3月10日刊登瞭一篇4,400字的文章,列舉瞭阿克曼的外包人和分包人為瞭挖出受害者所做的一些鬼鬼祟祟的拙劣行徑。例如,康涅狄格州的總檢察長喬治·傑普森(George Jepsen)收到瞭不少看上去像是批量制作的消費者投訴信,據《華爾街日報》隨後的一篇文章稱,一共有26封。但是傑普森對兩傢紙媒說,他無法證實任何指控。當《紐約時報》追查到瞭投訴信的簽名者時,一些人稱不記得寫過這些信件。阿克曼付酬的一位政治顧問與拉美裔和非洲裔社區的領袖見過面,討論康寶萊的危害,卻沒有說出自己與阿克曼的關系。另外一位顧問自己給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寫瞭一封投訴信,同樣沒有說明與阿克曼的關系。

即便有真實存在的、對於康寶萊的懷疑,阿克曼的政治顧問們的行為看上去仍然像是標準的“草根營銷”,他們把主顧的行動計劃搞得很像是一場草根運動。可是,在賣空的大背景下,這種做法開始變得像證券欺詐。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規定,如果對你正在交易的企業有所主張,卻假借他人的名義將之公佈出來,這就可能構成市場操縱,即便你認為這些主張是真實的。

《紐約時報》的文章也許讓人們對於阿克曼的所作所為的看法產生持續的影響,讓人們註意到激進投資者的賣空行為可能過分瞭。但是它對市場的影響很短暫。這是因為,在文章發表三天之後,康寶萊披露,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已經就公司是否在搞金字塔式計劃正式展開調查。公司的股票應聲暴跌17%,當天收盤時的跌幅達7.4%,為60.57美元。

4月,有報道稱,康寶萊同時受到瞭美國司法部(U.S. Department of Justice)和伊利諾伊州的總檢察長的調查,公司股票繼續暴跌。對於做多的投資,這些都是壞消息,到瞭11月,消息面進一步惡化,康寶萊宣佈瞭它的第三季度業績。在經過瞭連續19個好季度之後,公司沒有實現盈利和銷量預期。股票在接下來的兩天之內下跌瞭將近30%,跌到瞭39.78美元。

康寶萊將業績不佳歸因於外匯波動和一些銷售人員新規則的短期影響。阿克曼贊揚道,這一消息表明,康寶萊已經透支瞭成熟市場,限制欺詐行為不力,令其經營業務的能力大受影響。

阿克曼預測,根據康寶萊的糟糕狀況,銀行將拒絕續發公司在2016年年初到期的11.5億美元循環信貸額度。

在《紐約時報》的文章曝光瞭阿克曼行動的規模和組織方式之後,康寶萊想招募一位溝通策略師,領導一項連貫的應對策略。在8月,公司聘用瞭美國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的前任幕僚次長艾倫·霍夫曼(Alan Hoffman),擔任全球企業事務部門的執行副總裁。霍夫曼曾經與拜登的另外一位高級別幕僚特雷爾·麥克斯威尼(Terrell McSweeney)親密共事,後者現在擔任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的一名委員。後來,康寶萊又在10月聘用瞭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的前委員帕梅拉·瓊斯·哈伯(Pamela Jones Harbour),負責有550名員工的合規部門。對公司來說,每次聘用都代表著一張信任票,就像在2013年年末,兩位傑出的拉美裔人士進入公司的董事會那樣:一位是曾經擔任軍醫總監的理查德·卡爾莫納(Richard Carmona),另外一位是美國國務院負責人權事務的前副國務卿瑪麗亞·奧特羅(Maria Otero)。[ 2015年4月,美國空軍的前審計官邁克爾·蒙特隆戈(Michael Montelongo)也進入瞭公司的董事會。]

到瞭2014年年終,康寶萊公司迎來瞭一個重大的利好。12月,洛杉磯的一位聯邦法官批準瞭一起針對公司的集體訴訟的和解。原告方是自從2009年以來為公司工作的、在美國的全部150萬名銷售人員。

公司的批評者原本預計,賠償金在7億到10億美元之間,但是現在,公司隻需要花費1,750萬美元就可以擺平瞭,其中有500萬美元是獎給律師的。盡管有關官司的消息通知瞭93%的起訴者本人,但是隻有0.5%的人提出瞭索賠,即便按照集體訴訟的標準,這一比例也少得可憐。

這個讓有些人失望的結果又突顯出瞭那個反復被提及的問題:受害者在哪裡?盡管阿克曼給出瞭很多被無良銷售人員搞得身無分文的個人,但是從統計情況來看,他的證據不太有說服力。[此案有18人不服判決,正在上訴。他們當中有16人是由一位來自於伊利諾伊州沃基根(Waukegan)的激進投資者提供的。這位投資者正在幫助阿克曼尋找受害者。]

“我希望你在聽我說,邁克爾”

在首次演示之後,阿克曼又做瞭三次。但是在市場看來,這一系列動作基本不起作用,甚至讓情況變得更加糟糕。

第二次演示會是在2013年11月開的,四位受害人接受瞭采訪。但他們都稱,自己是一次引導性營銷業務的受害者。沃爾什說,在2012年,公司隻做過兩次引導性營銷活動,產生的營業收入不到公司總營收的1%。事實上,受害者們都說,他們是被一個組織害的,該組織早在阿克曼發起行動的前兩周就已經被康寶萊關停瞭。(不過,經營這個組織的銷售人員,也是10年前“致富新門道”的領導人。人們至少可以認為,康寶萊沒有一直看緊他。)最終在2013年6月,康寶萊禁止瞭所有的引導性營銷活動。

第三次演示會是在2014年4月,聲稱康寶萊在中國的經營方式違反瞭中國禁止多級營銷的法律。這場演示會極為乏味無聊,很多人覺得它和搞金字塔式計劃的指控沒有直接關系。他們為瞭這次演示會“一點點跑瞭題”,一位大投資者對我評論說:“這是你能夠在這個行業裡碰上的最差勁的一次活動。”

最後一次演示會在2014年7月召開,克裡斯蒂娜·理查德做瞭關於營養俱樂部的演示。這時候,她已經離開瞭Indago公司,成立瞭自己的機構,阿克曼是她唯一的客戶。她說,她去瞭好幾個國傢,參觀瞭240多傢營養俱樂部,得出的結論是,通過由公司支持、銷售人員主導的掠奪性培訓計劃,一些天真的移民被騙進瞭受到契約束縛的奴役之中。這些移民通常沒有登記在案。有人控訴,受訓者被引誘為當前的營養俱樂部創造虛假業務,拉朋友和傢人現身,掏錢購買公司的奶昔產品。

在演示會進行瞭兩個小時之後,阿克曼提到瞭自己傢族的卑微移民史,開始哽咽起來。擦去淚水,他說:“我是這個國傢的巨大受益者,對不對?邁克爾·約翰遜是掠奪者,對不對?這是一傢犯罪的企業,對不對?我希望你在聽我說,邁克爾。現在是關閉這傢公司的時候瞭。”

理查德的研究讓人不安。但要命的是,阿克曼過度炒作瞭它,希望它能夠帶來“致命打擊”。這下很明顯,確切的證據沒有出現,股價馬上再次上揚,當天大漲25%,為66.77美元,創下該股單日最大漲幅紀錄。

德斯·沃爾什認為,理查德的演示“毫無意義”。“俱樂部的美妙之處在於,你可以進來,坐在角落裡,自己親眼看看。當你看到瞭警官、消防員、社區裡的理發師,還有鄰近社區帶著孩子走進來的媽媽們……她就會知道,她說的不是真的。”

公司曾經委托兩位紀錄片制片人,拍攝一部有關營養俱樂部的視頻,這是公司應對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的問詢的對策之一。這部視頻長達1小時,之前從未公佈過,講述瞭在邁阿密、紐約、洛杉磯的9傢俱樂部的所有者和會員。康寶萊稱,它向紀錄片拍攝者提供一份每個城市30傢俱樂部的名單,讓他們自行選擇。影片表現瞭心懷感激的主顧,減肥改變瞭他們的生活,他們因此而心存感謝;還有經營俱樂部的精英員工,他們來自於多個種族,感謝康寶萊給瞭他們另外一個值得驕傲的選擇,讓他們不必再去洗盤子或是清掃別人的公寓。人們不隻一次感謝康寶萊挽救瞭他們的生活。

收官戰

到目前為止,今年的形勢持續對康寶萊有利。在2015年第一季度,公司再次拿出瞭好看的數字。接著,《華爾街日報》在3月和4月報道,曼哈頓的聯邦檢察官約談瞭潘興廣場基金的幾位外包人,調查他們在面對州檢察長時,以及在與阿克曼的康寶萊中國問題演示會相關的研究中所做的一些可能是虛假的聲明。

阿克曼對我說:“據我所知,演示會什麼問題也沒有。我們從未收到過任何的傳票,美國司法部沒有對找我們任何人談任何問題表示出興趣。”

阿克曼在4月發起瞭反擊。他在一次會議上稱,康寶萊的高管們“已經或是正在招募自己的犯罪辯護律師”。康寶萊對這個說法堅決否認。公司的律師又給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發瞭另外一封信件,指控阿克曼搞市場操縱—這是它的第三次指控瞭。不過,公司同時還於5月發佈公告,聲稱聯邦檢察官在不久前向公司、某些銷售人員和與它們的商業實踐有關的其他人尋找信息。

4月,一傢銀行財團延長瞭公司的循環信貸工具的有效期限,盡管阿克曼預測,公司不會獲得展期。(“我認為,我完全正確。”阿克曼說。銀行要求公司必須償付債務,隻將貸款延長瞭一年,附加瞭更多的繁苛條件。“銀行抽身瞭……而且可能是以最壞的方式。”)

康寶萊的首席財務官德西蒙說,公司希望簽訂臨時性的信貸安排,直到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停止調查。到那時,公司就可以商談更加有利的條款。他說:“如果銀行想抽身,它們在3月就這以這麼做,並且拿到全額資金。相反,所有的10傢銀行—加上一傢新成員—一致批準將協議展期。它是對公司很重要的一張信任票。”

康寶萊在今年8月5日發佈的第三季度的數字依舊好看,在三天之內將股價推高瞭24%,達60.77美元。在經過瞭大盤的回調期之後,股票為55美元左右。

阿克曼估算,要讓自己的賭註不虧本,股票必須跌到30美元出頭的位置。他承認,為瞭維持頭寸,他每年要支付大約1億美元。他的基金在8月報告,康寶萊的做空頭寸在今年上半年給潘興廣場公司制造瞭3.7%的虧損。

在我們交談時,阿克曼似乎已經做好準備,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有可能認為康寶萊是清白的,沒有在搞引起這一連串紛爭的金字塔式計劃。盡管如此,他從未暴露出任何要退出的暗示。

這一切讓人回想起阿克曼那間會議室角落裡的那個姿態迷人的轟炸機彈射座椅。在眼下這個階段,什麼能讓他按下彈射按鈕?

事實是,盡管康寶萊不願意承認,阿克曼的行動已經倒逼它做瞭很多積極的改變:它終於禁止瞭引導性營銷;它改善瞭回購政策,在這方面做到瞭行業最佳; 它加強瞭披露和免責聲明;它還對自己的營養俱樂部培訓計劃承擔瞭更多的責任。在阿克曼的壓力下,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很可能會命令公司采取更多的保護消費者的措施。

對於阿克曼來說,改善這傢公司並不是目標。他的目標是摧毀它。所以,對他而言,所有的這些小勝利加起來卻是失敗:他虧掉瞭很多錢,也丟瞭臉。

人們也因此要問,超級自負、拿聲譽冒險、賭上億萬美元的對沖基金經理是不是最好的監管人員。還有一個問題:他們能不能僅僅憑著私下密謀,就敢宣判上市公司的死刑。

(以下是全案時間軸記錄)

Skechers 台灣官網已經正式發佈2018秋冬系列了,喜歡運動的朋友們不妨看過來,總有一款會讓你心動。Skechers 鞋並不比任何運動鞋差哦,千萬別錯過了哦。Skechers 台灣官網(www.skecherstw.com/)【滿額2000即可免運】【每逢週末享用9折起】

2017天貓雙11斯凱奇零售總額超11億 摘鞋類品牌桂

斯凱奇品牌1992年誕生在加州的一個小海濱城市,已從一個風格單一的小公司發展成為全球最受歡迎鞋類產品的品牌之一。斯凱奇公司屢獲殊榮,現在在美國市場是僅次於耐克的第二大鞋類品牌,被《Footwear Plus》雜誌評為“2009鞋類產品年度最佳公司”。斯凱奇新一代產品系列充滿了活力、積極、愉悅和創新的元素。南加州的品牌斯凱奇融合了活力元素,最新休閒鞋款和服飾系列的推出會使大家都舞動起來。

美國運動休閑品牌SKECHERS Skechers 代購 及Skechers(下簡稱“斯凱奇”)發佈瞭今年天貓雙11活動期間的銷售成績——斯凱奇2017天貓雙11零售總額達11億元,摘得鞋類品牌銷售桂冠,銷售額與

美國運動休閑品牌SKECHERSSkechers 代購及Skechers(下簡稱“斯凱奇”)發佈瞭今年天貓雙11活動期間的銷售成績——斯凱奇2017天貓雙11零售總額達11億元,摘得鞋類品牌銷售桂冠,銷售額與2016年雙11同期相比成倍增長。據悉,零點之後僅過瞭20分鐘,休閒鞋 Skechers及Skechers天貓雙11成交額已超1億元人民幣。

以上圖片均出自天下網商官方平臺

每一年的雙11大促,斯凱奇亦然成為瞭消費者關註的焦點。為瞭更好地規劃產品線,進行專業化的線上銷售服務,斯凱奇品牌官方旗艦店根據鞋款的類別分為SKECHERS運動旗艦店、SKECHERS女鞋旗艦店、SKECHERS男鞋旗艦店及童鞋旗艦店,豐富多元化的產品及分類清晰的目標產品類型,能滿足不同消費群體的天貓購物需求。今年的雙11期間,四個天貓官方店各自發力,在不同的類別排行中,均名列前茅,其中女鞋類目銷售額高居榜首,男鞋類及運動戶外類銷售額分獲第2及第6名。

斯凱奇中國市場及店鋪發展副總裁張睿妍女士談到斯凱奇在今年雙11期間取得的成績,欣喜地表示,“首先,非常感謝消費者對於斯凱奇的支持與喜愛。雙11“大戰”的圓滿,也是斯凱奇品牌整年形象提升的權威證明。隨著中國消費者結構的不斷變化,斯凱奇一直緊跟零售業的變革與創新,致力於線上、線下的共同建設,並針對市場的變化和趨勢配合有效的宣傳手段,相互補足與聯動,消費者可以從中獲取到不同的延伸體驗從而讓品牌變得更豐滿。為瞭籌備雙11,斯凱奇也在不斷提升倉儲的配備及管理,讓消費者能獲得更優質的購物體驗。”

如此出色的成績,除瞭源於優質的產品、有效的市場推廣、深入的銷售渠道之外,斯凱奇產品的定價策略的成功也是一大因素。斯凱奇自進入中國市場以來,一直堅持真實的定價策略,不采用虛高價格再大幅打折,因此斯凱奇品牌也鮮少出現在換季期間進行傾銷打折,價格大幅度跳水的情況。精準的定價策略,使得今年雙11斯凱奇以全場以良心折扣的方式來回饋消費者時,能立刻觸動消費者。

斯凱奇誕生於美國加州曼哈頓海灘,作為全球領先的運動功能及生活休閑鞋類品牌,年銷售額達30億美元。自 1992 年開始銷售第一雙多用途工裝靴以來,斯凱奇已從單一式樣發展到擁有 3,000 多種款式的多品牌鞋履企業。除傳統產品線SKECHERS Sport、SKECHERS USA、 SKECHERS Active、SKECHERS Cali、SKECHERS Work 和 SKECHERS Kids 以外,公司繼續擴展產品線,設立瞭研發SKECHERS GO Run跑步鞋以及SKECHERS GO Walk健步鞋為主的運動功能部門。同時進一步發展廣受時尚年輕人喜愛的D‘Lites系列產品,以及極具趣味特性的卡通人物而著稱的各種充滿活力的童鞋產品。產品極大的深度和廣度為斯凱奇在全世界贏得瞭無數的愛好者。

Skechers 台灣官網已經正式發佈2018秋冬系列了,喜歡運動的朋友們不妨看過來,總有一款會讓你心動。Skechers 鞋並不比任何運動鞋差哦,千萬別錯過了哦。Skechers 台灣官網(www.skecherstw.com/)【滿額2000即可免運】【每逢週末享用9折起】

話題-借新零售壯大中國市場版圖 斯凱奇加碼“電

Skechers 台灣官網每天為大家帶來全新潮流系列單品,為您的生活添加更多的色彩,為您的生活充滿活力,讓您每天不重複,精彩的人生從現在開始,敬請關注我們skechers台灣官網,我們將全新的skechers夯貨單品以及運動資訊將一一呈現給大家。

隨著電商模式迅速崛起,越來越多國際運動品牌紛紛在中國市場“觸電”。 近日, Skechers 跑步 及Skechers中國地區首席執行官陳偉利在奕歐來上海購物村 Skechers 黑 及Skechers高端奧萊店開
隨著電商模式迅速崛起,越來越多國際運動品牌紛紛在中國市場“觸電”。 近日,Skechers 跑步及Skechers中國地區首席執行官陳偉利在奕歐來上海購物村Skechers 黑及Skechers高端奧萊店開業間隙接受本報記者專訪表示,到2020年,斯凱奇中國市場的電商(包括O2O)的銷售占比將從25

想要了解更多關於Skechers 鞋資訊消息的朋友,不妨關注斯凱奇後續的報道消息,也可以添加Line:TWHP進行咨詢。全場所有新品低至7折起,新款不斷上架,週日週末購物更是享有專屬折扣優惠,驚喜連連,正品夯貨,支持專櫃驗證,7天鑒賞期,7天無理由退換貨,心動,不如行動,趕緊來選購吧!(http://www.skecherstw.com/

斯凱奇加減法:老年健步鞋還是年輕潮鞋?

Skechers 台灣官網每天為大家帶來全新潮流系列單品,為您的生活添加更多的色彩,為您的生活充滿活力,讓您每天不重複,精彩的人生從現在開始,敬請關注我們skechers台灣官網,我們將全新的skechers夯貨單品以及運動資訊將一一呈現給大家。

斯凱奇加減法:老年健步鞋還是年輕潮鞋?來源:界面新聞 羅盈盈2018-07-19 11:18 世界杯這個年度最熱鬧話題,吸引瞭不少運動品牌將這場足球盛事作為營銷熱點。但有些品牌對此並不感
斯凱奇加減法:老年健步鞋還是年輕潮鞋?來源:界面新聞 羅盈盈2018-07-19 11:18

世界杯這個年度最熱鬧話題,吸引瞭不少運動品牌將這場足球盛事作為營銷熱點。但有些品牌對此並不感冒,斯凱奇(SKECHERS)就是其中一傢,世界杯幾乎沒有留下痕跡。
斯凱奇中國市場及店鋪發展副總裁張睿妍向界面新聞解釋道:“斯凱奇是一個生活休閑運動品牌,跟足球的淵源不是特別大,在美國有開發足球類的產品,但目前這個品類沒有引進中國。”
不過,這也完全可以被理解:2018年斯凱奇迎來在中國市場的“爆紅”——仿佛在一夜之間,斯凱奇“老年健步鞋”人盡皆知。
甚至於這樣的火爆背後,人們幾乎剛剛知道,這個運動品牌進入中國市場已經10年,而當年,這個品牌在美國年輕人中頗受歡迎是因為“時尚”!
世界杯激戰正酣的2018年六七月之交,斯凱奇舉行瞭2019年春季訂貨會,這是美國品牌進入中國10年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訂貨會。
位於東莞市鳳崗鎮的聯泰制衣廠,是斯凱奇在中國的大本營之一。2007年10月,斯凱奇與香港上市公司聯泰集團旗下的聯泰企業合資成立斯凱奇中國有限公司,雙方各占50%股份,美國品牌由此宣告進入中國。
從2008年正式踏進這片市場至今,過去10年,斯凱奇的銷售額平均年增長達到73%,從2008年的0.74億提升至2017年的104.3億,成為中國運動用品市場躥升最快的國際品牌之一。
斯凱奇在中國更大的野心,斯凱奇中國CEO陳偉利說:“根據現在的發展狀況,對2018年中國零售額突破150億元的銷售預期,我非常有信心。”
這意味著,斯凱奇的年銷售增速要達到40%以上。為瞭達到這些目標,斯凱奇正在中國市場拼命貼近青年文化,並學著做“網紅店”。
年輕的品牌,卻老年健步鞋火瞭
但凡有人在社交平臺詢問適合父母的運動健步鞋,他很可能會得到同一個答案:斯凱奇。在產品推薦主流網站“什麼值得買”上,斯凱奇被形容為“送給老媽的健步鞋”。
一位買過兩雙斯凱奇GO WALK系列健步鞋的女性,將其購買理由歸結為:“簡潔輕便,鞋底舒服,性價比高。”
進入中國早期,斯凱奇曾主打舒適休閑類產品。與各大運動品牌徘徊於運動功能和時尚屬性不同,斯凱奇更加強調“穿著舒適”,並不熱衷於高科技牌。因此,斯凱奇健步鞋系列的價格較為適中,多處於人民幣400至500元,這是受到中層消費者追捧的重要原因。
即使熊貓鞋等針對年輕群體的潮流鞋款早已走紅,但GO
WALK健步鞋系列在國內中老年人領域有著不小的市場,占據總零售額的比例大約達到30%,這讓斯凱奇在中國市場落下一個“老年健步鞋”的印象。
有意思的是,Skechers源自美國南加州的俚語,意思是“坐不住的年輕人”,美國品牌在官網上將其解釋為“追求時尚和個性張揚的年輕族群”。但顯然,在中國市場,“老年健步鞋”的形象與追隨主流年輕消費者的願望有些沖突。
斯凱奇中國市場及店鋪發展副總裁張睿妍坦言矛盾的存在,她認為產品受到各個年齡層的消費者歡迎是一件好事,國內中老年人的市場紅利將會越來越大,但同時給品牌帶來一些挑戰。
張睿妍說:“其實這對我們來說,做品牌推廣是很大的挑戰,因為我們永遠都希望它是一個年輕的品牌,年輕的消費者永遠都是我們主要的溝通對象,所以這一點是一個難度。”
事實上,創立於1992年的斯凱奇,至今不過25年,確實應該是一個充滿活力和自由氛圍的年輕人品牌。
從當前的情況看,斯凱奇在中國市場的消費主力人群分為兩個年齡層,分別是18至25歲以及35至45歲。前者多熱衷於運動潮流系列D’Lites等鞋款,年齡稍大的消費者則主要購買跑步或健步等功能類產品。
近幾年的數據反饋,無論是潮流系列還是運動功能類別的產品,都在中國市場取得不俗的銷售表現。雖然品牌溝通對象以18至25歲的年輕人為主,但斯凱奇坦言不會放棄更高年齡段的消費者,繼續為不同需求提供產品。
實際上,即使早在2008年已經以合資公司的形式進入中國,但直到最近兩年,斯凱奇的品牌傳播活動才真正走進大眾視野。張睿妍對此表示,從2008年到2013年間,斯凱奇在進行基礎性調整以適應中國市場,包括產品線、銷售渠道、生意模式以及商業合作夥伴等方面的摸索。
斯凱奇得出的最重要結論是,快速推出各種定位的產品來應對市場競爭——從生活休閑、運動功能產品到童鞋,該品牌每年開發3000多個鞋款,超過一萬個SKU(庫存量單位)。
調整完成後,2014年,斯凱奇開始發力品牌傳播,效果可觀。斯凱奇官方的說法是:“其品牌知名度呈現飛躍式增長,從2016年的14%增長到38%。”
但是,斯凱奇的產品線年齡跨度較大,品牌未能全力聚焦最重要的年輕人市場,落下老年鞋的印象並非沒有緣由。
為此,加強與年輕群體的溝通,成為近兩年斯凱奇在品牌傳播上的重要目標。這個來自美國加州的運動品牌清楚,千禧一代意味著強大的購買力,年輕化一直是運動鞋服公司最為看重的戰略。
街舞、網紅店,能幫助擺脫老年鞋形象嗎?
在斯凱奇看來,年輕人最看重的是共鳴感。
張睿妍說:“他們會覺得,這個品牌能夠代表我的追求和我的生活態度,這是最重要的。現在中國年輕人能在各種渠道上獲得全球新聞或時尚趨勢等資訊,他們是最難獲取的一群消費者,要弄明白這些年輕人喜歡的是什麼。”
斯凱奇似乎已經有瞭答案:能引起年輕人共鳴的是青年潮流文化。為此,他們選擇瞭街舞。
實際上,美國品牌早有街舞基因。1990年代,斯凱奇曾與美國人氣偶像“小甜甜”佈蘭妮等唱跳明星以及眾多西海岸街舞團體合作,開啟街舞文化風潮。
在中國,斯凱奇同樣想起瞭本土相對小眾的街舞。從2010年起,斯凱奇開始涉足這一領域,除瞭在國內高校舉辦炫舞大賽、贊助街舞機構旗下的賽事,斯凱奇還組成中國街舞全明星隊,為這些成員提供前往世界各地的機會,贊助鞋子和服飾。
真正系統化進入街舞領域是在今年4月,斯凱奇成立瞭自己的街舞學院——從北京、沈陽、廣西、廣東、川渝、河南、新疆、江蘇到山東等地,斯凱奇舉行公開授課和比賽。
與此同時,斯凱奇邀請國際偶像Rich
brian、說唱歌手歐陽靖等明星拍攝嘻哈文化MV,他們各自穿著D’Lites系列產品,宣揚著斯凱奇所理解的嘻哈精神,《偶像練習生》等網絡綜藝還被植入斯凱奇的產品元素。
“街舞舞者愛表達,有自己的態度。街舞跟年輕人的精神是契合的,同時它具有運動屬性,需要你的身體能力和協調力,持之以恒。斯凱奇進入中國街舞這個領域已經有三年多,我們不是蹭街舞熱度的合作,斯凱奇的定位很清楚,我們要做溝通者,”張睿妍說道。
斯凱奇押註街舞領域,配合唐嫣、吳尊和竇驍等明星代言推廣,品牌形象在很大程度上變得年輕活潑。但街舞畢竟還是小眾領域,要想大規模獲得年輕消費者的認可,似乎仍然不夠。
至於是否考慮簽約運動員代言人,斯凱奇表示前體操運動員李小鵬是品牌好友,但暫未有專門的運動員代言人。據悉,他們正在物色合適人選,不排除簽約一些受追捧的體育界流量明星。
近三年,斯凱奇在中國的營銷支出以每年30%的速度增長,2017年花費約2億元人民幣在廣告和營銷上。他們投擲重金的主要目標,正是接近最年輕的消費者。
除瞭專門的潮流產品線和深耕青年文化的營銷定位之外,斯凱奇還在零售渠道上盡力迎合新生代的口味。專門負責中國市場店鋪發展的張睿妍提到,斯凱奇重視實體店,一直希望把線下店鋪做成“網紅店”。
“我很喜歡跟90後、95後年輕族群溝通,隻要有什麼東西一火,在他們中間的傳播度絕對高。這幫消費者的胃口很大,對於一些能觸發到點的新事物需求很高,所以必須不斷找一些好玩有趣的東西,才能吸引到他們,這就是所謂的網紅店,”張睿妍說道。
類似於當下的網紅奶茶店,她認為,網紅店很重要的要素是能滿足年輕人的社交需求——在店裡不僅僅是購物,還能夠讓消費者感受到品牌形象,每個人都希望去“打卡”和拍拍照片,並且發朋友圈。
斯凱奇已經在做“網紅店”這件事情。2017年10月,位於上海外灘的斯凱奇D’Lites潮流店開張,這是國內首傢以D’Lites產品為主題的品牌形象店鋪,全店面積達到441平方米,毗鄰南京東路,擁有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
店鋪內的設計融合時尚潮流元素,一樓店鋪中央采用潮流霓虹燈墻面,樓梯墻壁的塗鴉展現著品牌強調的嘻哈文化,街舞、DJ、HIP-HOP等元素亦有所展現。此外,產品被放置在一面充滿電流的音樂主題展示墻上,D’LITES鞋款被設計成畫面元素融入其中。
張睿妍表示,雖然還有改進的空間,但首傢門店設計符合預期,今年還將在西安和上海開設兩傢D’Lites潮流店。在斯凱奇的願景裡,他們希望潮流店能夠成為品牌忠實消費者的朝聖之地。
截至2017年底,斯凱奇的品牌實體店數量已經達到2446傢,但門店數量不是斯凱奇現階段的首要考慮因素。他們在實體店開設上仍保持謹慎,尤其網紅潮流店必須滿足多個條件——選擇最好的地段,融合潮流元素,具備獨特性,即每一傢店的內部設計都不一樣,所謂“開好店、符合定位的店。”
當“老爹鞋”等笨重鞋款走紅全球,D’Lites熊貓鞋成為中國市場的爆款代表。截至2017年初,這雙黑白配色的厚底鞋已經在中國賣出超過300萬雙,其銷量占斯凱奇中國銷售額的20%以上。相較之下,俗稱“老年鞋”的GoWalk系列健步鞋,占據的比例約為30%。
在斯凱奇看來,這些押註街舞文化、開設網紅店的做法與品牌旗下的潮流系列緊密結合,正在帶動面向年輕群體的銷售業績。
年度銷售目標破150億
與耐吉、愛迪達直接以開設分公司的方式進入中國市場不同,斯凱奇中國采取合資企業的模式。
10餘年前,陳偉利供職於傢族企業聯泰集團,負責旗下制衣、服飾配件等供應鏈服務。不久後,他開始深入國內零售市場做服飾品牌。但這位祖籍福建泉州的華僑,並沒有走上晉江本土普遍的運動品牌創業之路,反而以引進國際品牌的方式做生意。
斯凱奇中國除瞭生意模式有些特別之外,相較於耐吉、愛迪達等國際品牌以及安踏、李寧等本土企業,斯凱奇的定位同樣區別於中國市場以上兩個主要陣營。
陳偉利曾評價斯凱奇擁有精準的產品定位,“我們不會做299元的客戶,那個是安踏、李寧的客戶。但是你想找個國際品牌價位在399元、499元,你來找我。”此外,耐吉、愛迪達的價位則通常處在600元以上。
換言之,介乎於400至500元價位的斯凱奇,以“安踏李寧之上,耐吉愛迪達之下”作為自己的發展空間。
張睿妍認為,這樣的“夾層”狀態並不尷尬,反而處在一個很好的位置,“在中國除瞭國際品牌,還有很多國內品牌,大環境是好的。耐吉、愛迪達這些在國際上非常有名的運動品牌,進入中國蠻長時間瞭,對於中國消費者起到很好的教育和引導作用。然後,國內品牌的競爭越來越大,從而也激發斯凱奇要做得更好。”
除瞭中間層的價格定位能夠避開眾多競爭對手,斯凱奇自信認為,消費者有更多理由選擇他們——相較於國際大牌,其價格更低意味著高性價比,而對於本土品牌,斯凱奇擁有更國際化的品牌效應和品質。
不過,需要引起斯凱奇重視的是,當越來越多企業看上中國市場這塊大蛋糕,“夾層”空間會變得越來越擁擠。
近年,耐吉和愛迪達等品牌在主攻中高價位市場的同時,亦推出一些“平民款”滿足大眾化需求。此外,隨著消費需求升級,安踏、李寧等本土企業早已不滿足於中低端市場,不少打“科技牌”的500元價位鞋款出現,接連走出國際化的信號也表明其提升品牌形象的願望。
斯凱奇深耕青年文化的做法與早期的特步較為相似,後者曾在綜藝節目、娛樂明星代言等方面重金投入,長期定位運動時尚。但隨著運動市場興起,2015年特步開始從時尚轉向專業運動,實施以跑步為主、時尚為輔的戰略轉型。去年,特步贊助40場跑步賽事,成為贊助最多馬拉松賽事的本土品牌。
對於這樣的市場趨勢轉變,張睿妍認為,早期中國娛樂節目興起的時候,很多品牌選擇這樣的切入點來提升知名度,但斯凱奇對於綜藝、明星代言的投入依然保持謹慎,需要高度符合品牌特點。
實際上,斯凱奇在中國專業運動營銷領域亦有為數不多的動作,包括贊助上海國際10公裡精英賽。向運動化靠攏,斯凱奇或許期望服務更廣泛的年輕族群。
一季度獲得亮眼業績之後,陳偉利已經不止一次提到,2018年中國零售額有望突破150億元的銷售預期,他在東莞的訂貨會現場再次給合作夥伴表達信心。相較於2017年的104.3億銷售額,今年業績預期大幅提升,預計將主要體現在服飾和電商領域。
斯凱奇正在加強服飾產品線的開發,訂貨會現場展示的服裝規模較大,明年春季還將推出與知名IP的跨界聯名服飾。渠道方面,線上銷售的表現亮眼,剛結束的2018年“618”電商節慶,斯凱奇電商官方店鋪銷售額同比增長77%,預計今年線上整體增速較快。
顯然,斯凱奇定下的目標並不簡單。全年銷售突破150億,這意味著比肩本土頭號品牌安踏的業績——2017財年安踏營收為166.92億,其中超過95%的營收來自中國市場。
盡管斯凱奇強調滿足於銷售額來自不同年齡需求的現狀,但從訂貨會活潑時尚的新產品設計來看,高營收目標的背後,斯凱奇最迫切的願望或是年輕人“買單”的比例能更高一些。
(來源:界面新聞 羅盈盈)

受年輕人追捧 斯凱奇入華十年零售總額年均增長73%

斯凱奇一季度銷售創歷史新高,股價卻大跌27%

斯凱奇押註中國市場 2018年底將新開2000傢店

斯凱奇落戶德基廣場 成為南京第11傢門店

斯凱奇618借快閃店與SNH48上海搭建時尚場景

斯凱奇杭州旗艦店將在嘉裡中心開門迎客

想要了解更多關於Skechers 鞋資訊消息的朋友,不妨關注斯凱奇後續的報道消息,也可以添加Line:TWHP進行咨詢。全場所有新品低至7折起,新款不斷上架,週日週末購物更是享有專屬折扣優惠,驚喜連連,正品夯貨,支持專櫃驗證,7天鑒賞期,7天無理由退換貨,心動,不如行動,趕緊來選購吧!(http://www.skecherstw.com/

朱星傑亮相SKECHER DANCE ACADEMY 用熱舞燃爆初夏

skechers台灣每天為大家帶來全新潮流系列單品,為您的生活添加更多的色彩,為您的生活充滿活力,讓您每天不重複,精彩的人生從現在開始,敬請關注我們skechers台灣,我們將全新的skechers夯貨單品以及運動資訊將一一呈現給大家。

最有活力的季節,需要最有熱力四射的節奏和舞步,5月13日, Skechers 黑 和Skechers斯凱奇街舞學院來到深圳,用輕快的舞步點亮這座城市的熱情,並將“make your move, make your city獨步全城”

最有活力的季節,需要最有熱力四射的節奏和舞步,5月13日,Skechers 黑和Skechers斯凱奇街舞學院來到深圳,用輕快的舞步點亮這座城市的熱情,並將“make your move, make your city獨步全城”的主題貫徹到底。偶像練習生人氣選手、時尚音樂人朱星傑的到來更為Skechers 灰和Skechers DANCE ACADEMY(斯凱奇街舞學院)帶來瞭新鮮的氣息,親身引領街舞愛好者們躍動在蓬勃的五月,為坐不住的年輕人們展示流行風尚並進一步推廣街舞運動文化。

朱星傑亮相街舞學院活動


隨著街舞節目的播出,街舞運動文化在國內引發熱潮,近期成為瞭國民話題。一直以來大力支持街舞運動文化的SKECHERS於近日將“Art Of Dance(舞蹈藝術)”升級為“SKECHERS DANCE ACADEMY(斯凱奇街舞學院)”,以此契機成立瞭自己的街舞學院。以“make your move,make your city獨步全城”為主題的斯凱奇街舞學院旨在將這份熱愛支持到底。它也將街頭潮流文化和斯凱奇品牌形象建立起更深入的聯系。


斯凱奇始終堅持倡導敢想敢動的年輕精神,激發坐不住的年輕人活力無限的潛力,鼓勵年輕人們甩開包袱和陳規,全力以赴追求自己熱愛的生活方式。此次SKECHERS DANCE ACADEMY(斯凱奇街舞學院)的嘉賓朱星傑,正是這樣一個追求舒適和無拘無束的代表。朱星傑表示,斯凱奇極為重視鞋子的舒適度,不會因為舒適度而犧牲掉“時尚”這個要素,舒適的鞋子也會很時尚。每一雙斯凱奇都緊跟著潮流的步伐。平時會做很多訓練的朱星傑,追求衣服褲子絕對的舒適性和時尚度,斯凱奇對這位“坐不住的年輕人”提供瞭理想的選擇。

街舞學院不僅有全能偶像的明星光環,還有最專業最酷炫的dancer帶來震撼的街舞示范。舞者們脫離地心引力,放系轉動大招,每個move都踩在音樂鼓點上,令到場觀眾一飽眼福,激動不已。他們用最自由和最有活力的姿態引燃全場,使得斯凱奇的精神得到瞭淋漓盡致的體現。


本場活動嘉賓朱星傑更是用無可比擬的魅力將SKECHERS DANCE ACADEMY(斯凱奇街舞學院)的感染力無限放大。兼具人氣和實力的音樂人朱星傑作為一個斯凱奇精神的綜合體現者,當天活力四射地在此次活動上亮相,並且為大傢分享瞭自己的時尚主張以及對斯凱奇產品的體驗與喜愛。全方位展示瞭斯凱奇的精神和街舞學院的魅力。

現場朱星傑還與到場粉絲熱情互動,大方送出瞭帶有親筆簽名的禮物,並且拍攝瞭大頭貼。全場活動趣味橫生笑點頻出,使得粉絲們見到瞭偶像們更加活潑和親切的一面。

一直以來,斯凱奇深受世界各地消費者的忠實擁護,暢銷全球,廣受贊譽。斯凱奇不斷地追求年輕人的舒適體驗,致力於提升消費者的時尚觸覺,力求創新,為消費者帶來更完美的潮流體驗。此次SKECHERS DANCE ACADEMY(斯凱奇街舞學院)的活動,用街舞的形式讓斯凱奇的品牌形象更一步深入人心。使得年輕人們對斯凱奇所追求的“自由“和”沒有束縛”有瞭更新的理解。斯凱奇為年輕人提供瞭舒適同時時尚的選擇,用最有態度和自信的態度追求自己熱愛的生活。

想要了解更多關於skechers 慢跑鞋資訊消息的朋友,不妨關注skechers台灣後續的報道消息,也可以添加Line:TWDK進行咨詢。全場所有新品低至7折起,新款不斷上架,週日週末購物更是享有專屬折扣優惠,驚喜連連,正品夯貨,支持專櫃驗證,7天鑒賞期,7天無理由退換貨,心動,不如行動,趕緊來選購吧!(http://www.skechers-store.com.tw/

新奇!廣西中學生課間跳板鞋操 配上壯族民歌動

板鞋是壯族的傳統體育競技項目,後來演變成板鞋舞,豐富瞭壯鄉人的文化娛樂生活。在廣西賀州市南鄉鎮初級中學,板鞋已經融入到課間操中,學生們一邊鍛煉身體,一邊學習壯族傳
板鞋是壯族的傳統體育競技項目,後來演變成板鞋舞,豐富瞭壯鄉人的文化娛樂生活。在廣西賀州市南鄉鎮初級中學,板鞋已經融入到課間操中,學生們一邊鍛煉身體,一邊學習壯族傳統,傳承民族文化。


在南鄉鎮初級中學,記者看到,活潑的壯族民歌配上動感的板鞋操,盡顯民族特色。據瞭解,這套7分多鐘的板鞋操是該校邀請賀州藝術學校的老師和文化站的工作人員指導編排的,動作簡單易掌握,比起普通的課間操也更有趣。


南鄉鎮初級中學學生覃妹眉表示,板鞋操不僅可以傳承發揚壯族的文化,也能讓更多人意識到壯族的優秀文化以及民族風俗習慣。


覃妹眉從小聽爺爺奶奶說壯族的傳統民俗,聽得最多的就是舞龍舞獅,板鞋卻接觸得很少,學校開設瞭板鞋操的課間操後,覃妹眉回傢表演給爺爺奶奶,老人們都很高興。


據瞭解,義務教育均衡發展的一項重要內容即是“陽光大課間”,南鄉中學將壯族傳統文化融入陽光大課間活動中,增強學生的民族自信和文化自信。


南鄉鎮初級中學校長李立柱表示,南鄉鎮是純壯族的一個鄉鎮,板鞋是傳統的文體項目,“現在時值我們大課間開展的時候,我們就想到把板鞋融入到大課間這個活動來”。